安若

谢谢你。

意难平啊

《意难平》的评论区里突然出现二文的名字,还有谁记得二文,还有谁知道他呢。那短片故事的主人公们闪亮登场,又奔赴各自的未来,也许已是很好的结局。可不曾登上舞台的,那个自习室里的他、他、他们,都渐渐消失在人海了吗?
微博里语焉不详的告别,照片中忍泪的眼眶,纸片上疑点重重的字迹。我甚至觉得,他原本写的只是“等我回来”,然后我们等他4年,他腼腆的笑颜还会回到镜头前。或许只这一点期待对他也是残忍。少年弃梦别挚友,多少午夜梦回,自习室犹在,未唱《朋友》未流泪。
唉,我只希望他快乐。

想起去年夏末的一场大雨,雨停后学校那一片的积水及膝,路上挤满一辆辆无法动弹的车,车主们在马路上三三两两的围着聊天,暴雨影响了供电,目光所到之处只有路灯还亮着,我走在水中,一步一步,昏黄的灯光在水中荡漾。有慌乱人群,有大声的谈论和笑声,却没有昨天的车水马龙的喧嚣,似乎宁静许多,又似乎添了热闹,这个城市冷漠的一面被打破,温情便涌入。第二天清晨,路景早已恢复本来模样,夜晚也依旧有霓虹闪烁,似乎昨夜是一场幻觉,而我很感激这场大雨,它冲走了淡漠,展现出了另一面的,真实的上海。

© 安若 | Powered by LOFTER